二梗子

这里主金厨,副雷安雷厨,杂食党,杂食厨——总之啥都能写啦!
ps:这里第一次写自我介绍哈哈

你好呀,世界

#日常搬运...(搬运自己的xb)

#好吧其实是好久都没写过了xb

#题目瞎起的

#ooc有点严重xb

#毕竟咱不会起名xb

#看怎么写咯xb

#emmmm文风变化极快,随心呗……(感觉会被打xb)

#如果戳雷点了……抱歉左拐不送呢xb




如果说这个世界是残忍的,吐着芯的蛇群,虎视眈眈的盯着里头的人,那么金一定是最温柔的太阳,随时随地都在散发着光芒。

如果说金是唯一的净土,那么格瑞就是净土的守护者,一把烈斩扛在肩上默默地给太阳打call喂木头……

“咳咳咳……格瑞你干嘛老让我吃木头?”

“作者说你是太阳,为了让你发光发热,要不吃块煤?刚从煤老板(划掉)银爵那里拿来的。”

“emmm你确定我吃完不会抹一身黑?”金随口一吐糟,给了格瑞一个空机,将煤块塞了进去,顺便又灌了几口假奶。

以后一定要找银爵说一下把煤块弄成肉味的,太难吃了。

这是金最后的念头,紧接着黑金出现了。

开场就是嘿嘿嘿一阵傻笑,天空顿时暗了下来,格瑞默默的将剩下的煤块塞了回去,扛着烈斩开始蹲草丛。

捡人头xb。

论捡人头的正确方式xb。

#安哥雷总的场合

安迷修是铁铁的骑士道,即使被小姐姐们称为恶心帅但他的笑容及对骑士道严格的遵守——虽然只体现在了小姐姐身上(并不是)——也是令人极为佩服的。

雷狮是一位海盗,整天不是踩弱鸡就是摔(抢)蛋糕,卡米尔一度十分恼怒——出于对蛋糕的同情虽然第二天雷狮还是给卡米尔买了新的蛋糕,于是默默地把雷狮的酒换了假酒。

这酒假的不甜不烈刚刚好,价格不贵一级棒——超能研究所出品,必属精品。

喝了假酒的雷狮正巧倒在了路上,安迷修正巧路过。

身为安·只对小姐姐·迷·骑士道·修犹豫着是补刀呢还是把他扔在这里不管呢还是救……

正巧给凯莉做爱的心灵指导的安莉洁边祈祷边走,安迷修目光一凌迅速的救起了雷狮身上圣光加持。

然而凯莉小姐姐一脸不耐烦的走过连余光都没给安迷修。

安迷修深受打击。

此时好不巧的雷狮醒了。

两人对视三秒安迷修又出手拍晕了他,然后手一松雷狮就又倒了下去。

然而海盗的优秀精神可是说倒就倒的吗!

所以雷狮身子一斜倒在了安迷修怀里。

此时艾比埃米路过。

“等,等等啊听在下解释啊艾比小姐!!——……”

躲在暗处的助攻选手和路人们。

卡:“啧。”

艾:“啧。”

埃:“啧。”

凯:“啧。”

超:“假酒只需九九八不会太贵只要九九八!”

安:“啊身处黑暗的少女啊请跟随我的脚步神会指引你走向光明……”

银:“???”(请参考黑人脸问号)

嘿,那边的小伙(全员向哎嘿)

#cp杂不定向,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

#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什么。。。

#(完全迷茫)

#大概是战争啥之类的??(就很迷)


1

金好久都没有看到过太阳了,

眼前是黑色,灰色,还夹杂着白色的飘絮物,呛得人想把肺咳出来,

但金不在乎,猎物近在眼前了,得到他就能活下去,

如果失败....

金不敢想象,哪怕用上他那永远乐观的思想,

面前的猎物浑身是血,瘫坐在一个废弃的建筑旁,天空的黑色也将他同化,只有那一头白发极为明显,金咽了口口水,握了握头里的四方箭头,祈祷。

金压低身子,手心出现一个黄色的箭头,潜伏着靠近猎物,然后,出其不意的将手中的箭头插入对方的胸膛,然后他就赢了,至少赢了现在。

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猎物突然睁开了眼,那双瑰丽的紫色瞳孔映出了金的面孔,带着凌厉的杀气,然后是诧异,再然后是欣慰与...一些他不明白的分泌物。

"是你啊...”猎物轻笑一声,但在一瞬又将那笑容藏了起来,紧锁眉头喃喃道:"你不该在这里的...他们食言了...他们食言了!”随后是一阵剧烈的咳嗽,昏迷过去。

金好奇的打量着猎物,放下了武器,走过去看他。

原本紧锁的眉头在见到他后松开了,右边垂下一绺白发遮住了他的半边脸,他的皮肤如牛奶一般。 

牛奶。

想到这,金舔了舔嘴唇,他好久都没喝过牛奶了,咬一口应该没什么问题,他想着,将嘴凑近了猎物,粉嫩的舌尖轻扫过猎物的脸庞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味。

金不满的收回了舌头,思考少许,终于做出了个他自己认为很伟大的行动——

他将猎物带回家去。

他觉得他大概是疯了,但当他看见那个目光时,一个新的金脱甬而出,这个金的心理上出现了他从未体验过的某种情感。

那个新的金将猎物带回了家。

是那个新的金将猎物带回了家,不是他。


2

格瑞曾经做过一个梦,梦里有蓝天白云,绿油油的草地上躺着一个男人,一个女人,还有他,他们都幸福的笑着,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乱了,爆炸与哭喊,尖叫与冷笑。

<是战争吗?>格瑞躲在女人身后问

<不,是人性>女人答,泪水划过她的脸颊,格瑞抬头看着女人,想说些什么,却又没说。

再然后是一团团乱码,所有的所有都乱了,红色黄色橙色灰色,所有的颜色混杂在一起,耳鸣与其他的声音构成一曲刺耳的歌,再然后是一个男孩,他有着金色的头发,帽子看起来脏兮兮的,衣服也脏兮兮的,但他的笑容总是那么明朗,好像神将所有的美好都塞了进去一样。

他下意识的去触碰那个笑容,默默地守护着,但下一秒,全都碎了。

“为什么还没醒啊。”

“再等等金,应该快了。”

“啊...哎?醒了醒了!”

吵闹的声音令格瑞心生烦躁,睁开眼的一瞬间就往噪声的发源处剜了一眼,但他却愣住了。

“金?”格瑞问

“呃?”金答

“你是金?”格瑞不死心,复问

“我是啊。”金奇怪的看着他,那双澈蓝的眸子与记忆中的一模一样。

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格瑞的呼吸急促起来,愤怒涌上心头,他低吼:“你不该在这里的!你不该在这里的!他们食言了!”

“你的身体还没好。”金有些担忧。

但格瑞明显没有听进去一点,他发狠的盯着金,仿佛要将他身上戳出个洞。

他有太多太多的问题要问他,但现在不是时候,格瑞看着金迷茫的眼神渐渐冷静下来。

是的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“好,好了?”旁边的少年明显被格瑞吓着了,他推了推快要掉下去的眼镜,结结巴巴的问。

“嗯,你认识我?”金好奇的打量着格瑞,他对他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。

格瑞没有回答,只是盯着他,金被的有些不好意思,挠了挠头,又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格瑞盯了他很久才缓缓的说,

“格瑞,裂斩格瑞。”

【未完】

深夜放毒一(没错这就是标题大佬幼子的番外哈哈哈)

#好久都没更新过了emmmm
#趁着天色还早我来放一放毒
#全员七岁,别问我七岁为啥懂这么多我不知道红红火火恍恍惚惚

“老师说这次要去郊游,和爸爸妈妈一起去,其他小朋友也去。”
格月淡定的看着一脸冷漠着喝牛奶的格瑞,还有眼里的星星bulingbuling就要实体化的金,心想这事能成。
“不去。/去!”
两种不同的答案同时出现,金不满的鼓起腮帮盯着格瑞,格瑞避开金的视线,稍低下头尽量不让他看到微微泛红的脸颊。
“为什么?”
“不为什么。”
“我好久都没有见到大家了!”
“那也不行。”
“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!”
爹爹你功力尚浅啊...瑞爹明显是不想让别人看到这么可爱的爹爹才拒绝的啊!特别是看到爹爹就扑过来的艾比老师...格月默默吐槽着,顺便计算金能用多长时间把格瑞攻略下来。
“我我我我今晚...今晚陪你!”金一咬牙立下了flag。
“好吧我同意了。”一脸淡定的格瑞捏爆了手中的旺仔牛奶,起身收拾东西。
woc瑞爹我才刚开始计时啊!有点立场好吗!爹你到底多想去郊游啊这都能立!还有那瓶旺仔牛奶是我的...
一分钟后格瑞提着箱子出来了,顺便扔给格月一个自行理解的眼神。
“好的好的...我去收拾我的东西...哦还有哦,老师说爸爸和妈妈,我有两个爸爸呢。”
“那就让金扮妈妈。”
“哎为什么是我!”
“因为是你想去郊游。”
“可是...可是...”金苦恼的抓着头发,想反驳可又不知道怎么说。
“放弃吧爹爹,你是说不过瑞爹的。”来自贴心小棉袄的友情提示。
“格月连你也!”
“妈妈我去收拾东西了,你和爸爸好好休息。”
话毕格月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心中默默想着这次助攻这么明显明天的旺仔牛奶一定要有。
如果还没有的话我就和(带着牛奶的)爹爹私奔!
事实证明格月的助攻还是蛮不错的,听了一晚上让人睡不着的声音换来两瓶旺仔牛奶,不错不错。
心满意足的格月拿起牛奶拉着包等待自家父母,看见神清气爽的格瑞挽着扶着腰的金——发美女向她走来。
“早上好,爸爸,妈妈。”不亏是爹爹女装都这么漂亮我都想拿手机拍照当桌面了...
“早。”格瑞微微颔首。
“早...嘶——格瑞疼疼疼!”
“谁让你不老实的...”
听着身后传来令人脸红的窃窃私语,格月突然停住脚步,趁着金先上去,站在格瑞身旁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。
“这次是你赢了,下次我会再赢回来。”
爹爹是我的,旺仔牛奶也是我的!
“随时恭候。”

设定1:格瑞和格月喜欢互怼,每次都是格瑞赢,当然赢的人在一天内得到金和牛奶,第二天重来,金全然不知。(当然目前看到的只是格月一直在吐槽...以后会看到的hhhh)
设定2:格瑞某些时候会让格月,比如在金心情不好时,或者他心情好时,也或者格月把牛奶都给格瑞时...

假的all金

#全都是“”
#没问题就进来吧哈哈哈
#车车车
#“真”车
#有些车的叫声都忘了凑合着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  “滴,滴,滴,滴...”金
  “金你在干什么。”紫堂
  “模仿汽车。”金
  “口胡这明明是公交车。”凯莉
  “呜呃呜呃呜呃...”金
  “...救护车。”格瑞
  “滴嘟滴嘟滴嘟...”金
  “其实是消防车。”安迷修
  “我的滑板鞋,摩擦摩擦,似魔鬼的步伐。”金
  “这是...洒水车?哪个城市的洒水车这么魔性?”雷狮
  “啊~啊~啊~”金
  “...”众人(拿纸巾擦鼻子)
  “呜哇呜哇呜哇...”
  “这是警车?”嘉德罗斯
  “没啊...我没学警车啊...”金
  “金螺丝快跑扫黄大队来了啊啊啊啊!”艾比
  “woc??”金&螺丝

抱歉占一下tag...
刚刚关注我的乙女圈的小伙伴们真是抱歉,
由于这个号主要是产凹凸bl的粮所以...
所以请关注 @三三梨花 这个账号,我将在这里发关于乙女的文章!
占tag抱歉(躺尸)
麻烦了真是...(QAQ)

美好的景物啊...真令人沉醉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遇见属于我的那个景呢?
原你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。
(晚安)

(游戏王世界观)

#看大家反应不错想继续写下去...可是这东西bug超多!(捂脸)
#算了也懒得改了...(拍飞)
#哦还有作为忠实的护妻王格瑞的气泡变了哟!『变成这个了!』
#战斗——继续!

『等等...为什么审判长会有同归于尽??』(格瑞式懵逼)

“切,有两下吗。”金十分不爽:“我覆盖两张卡牌,回合结束。”

“我的回合!召唤七神使之一——的替身,【神使之黑影①】,守备表示!同时覆盖三张卡片,回合结束。”

创世神眯起眸子,笑容满面,却令金打了个寒碜。

“我的回合,抽卡!我召唤【佩利】,发动技能【犬类一家亲】!当场上有犬类在场时攻击力提高四百!去吧!攻击【神使之黑影①】!”

『...佩利是犬啊...虽然好想吐槽但为什么没有任何违和感...违和感你下线了吗...』

自言自语的某瑞。

“发动神使技能!无视对方攻击并反弹!”

“你作弊!”

金鼓起腮帮,一脸愤愤不平。

“那又怎样!我是神啊!”

创世神骄傲的抬头大笑。

『...这作弊的理由真高大上...』

格瑞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。

“切...我的回合结束...”

“到我了!我继续发动神使卡牌,【神使之黑影②】!当场上有两个神使卡牌时可召唤【秋】!发动【秋】的【蜜汁技能】,我将其中一张手牌送入墓地,增加【秋】的攻击力200!去吧攻击【佩利】!”

“什么?姐姐!”

金大吃一惊,满脸悲愤的捂住心口喃喃道,

“放心吧姐姐,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!”

『...金攻击到你面前了啊在那悲哀个啥呢这是!』

格瑞想咆哮,可是碍于自己的目的是暗中观察,只能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低声嘟囔。

“我发动【读者的保佑】!免疫本次伤害!”

『md什么叫读者的保佑啊!你们串场了吧!!』格瑞乱入

“纳尼?你才是作弊好吗!”

创世神瞪大了他那双只剩下眼白的双眼,一脸不可思议。

“因为这是——主角光环啊!!”

金昂起头十分骄傲。

『该是夸你呢还是骂你呢...学的真快...』七窍流血的某瑞

“我的回合!抽卡!召唤【帕洛斯】!对对方使用【骗子的手段】!将对方变成防御状态并被骗走身上的所有装备!所以现在的秋是——噗!!”

【打码ing】

金和创世神同时捂住鼻子,血从指尖流出。

你问格瑞为啥没捂鼻子?因为他已经麻木了。

“就...这样?还有...愚蠢的挑战者啊...竟然对自家姐姐下如此狠手...噗!”

“因为...这已经不是...姐姐了啊...我再召唤...【卡米尔】...使用...【甜品天堂】...【卡米尔】...攻击力上升...至...2600...当...【卡米尔】的攻击力突破2500时...可再抽一张卡...召唤...【雷狮】!!”

金断断续续的吐出解说并抽出一只手来抽卡,格瑞看的那叫一个心塞。

『谁规定的玩牌必须解说!!!』

再来看金和创世神那边。

“呵...你已经...撑不住了...吗...哈哈哈...”

创世神哆嗦着,嘴角的那一抹笑仍是坚强的挂在脸上。

“你不...也是吗...”

金顽强的站起,深吸一口气朝天怒吼。

“来吧!自风暴而来!带来诸神的愤怒!(误)【雷狮】!!噗!!”

喷涌而出的鼻血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红绸线,撒了一地,一如那盛开的黄泉彼岸。

『...你们两个真是够了啊!为啥鼻血也能喷出大动脉出血的既视感啊!你们以为这是在拍电视剧吗!还有那文艺的旁白是怎么回事啊!请不要边喷血边举旁白牌子好吗感觉好拼啊!!』

将近崩溃的嗝瑞。

“雷狮...海盗团...已全部集全...作为...筹码...本回合不能攻击...”

“我的回合!”

创世神忍住不去看秋,一边哆嗦着抽卡。

“我召唤【维德】和【安特】,将两者同调!出来吧!【天堂组】!还有发动【天堂组的怨念】!攻击力上升至4200!去吧!让对方常常天堂组的怨念吧!攻击帕洛斯!”

“啧...”帕洛斯冷哼一声退场,作为唯一个给大家带来福利的怪兽在巨大的炮火下消失了,为此我们给了他一句台词,最后我们大家都非常心痛...

『个屁啊!』

“顺带一提,由于是两个人,所以可以攻击两回!去吧!攻击佩利!”

“唔啊啊啊!”

金血量已经到100,最危险的边界线。

“咳唔...”

“你已经输了。”

创世神俯视着金,讥讽的看着他。

“绝望吗,恐惧吗!战栗吗!!这就是我的力量啊!你们一个个来到我的面前,嚷嚷着要打败我,要拯救家人,爱人!可你们又有几个能把力量从我身边取走的!又有几个能将他们拯救的!没有啊!从来...没有...”

它的声音从高调到低沉,最后到啜泣。

“我只是想...找个人陪我玩啊...”

金沉默了,吐槽版嗝瑞也沉默了,不,嗝瑞是不会沉默的。

『mdzz这是啥走向??天哪我的世界观?接下来是不是就该互相拯救了?』

“我愿意拯救你。”

『果然...金对这招最没辙了...』

格瑞轻叹一口气,

『不过这也是他的性格不是吗。』

“我的身边有很多人,他们给予我鼓励,教与我勇气,让我变得坚强,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,或许他人会放弃,但我不会,所以,让我拯救你吧。”

“...你叫什么?”

“我叫金!”

“金...吗...真是个好名字啊...”

创世神轻阖双眼,轻声说。

“请来拯救我吧。”

“我的回合!召唤【安迷修】!将骑士道遵循到底的男人!我将发动!”

mdzz...写不下去了...先扔出来等会补上。

大佬幼子番外(这真是是个番外)

#最近沉迷于游戏王无法自拔,脑子一抽就想码了这个东西,这瞎几把扯淡乱搞啥也不懂,就想单纯搞笑一下绝非引战!虽然决斗啥的就是半吊子,不,连半吊子都算不上!大师规则啥的...抱歉我到现在还没明白...(捂脸)
#私心打上all金tag,格瑞实力表演ooc
#表拍我啊啊啊啊啊!(向看过游戏王的大佬们递膝盖)
#正剧——开始!

“你就是最终boss了吗!”

金兴奋的看着离自己十米远的,漂浮在半空中的一个似人的白色生物。

“最终boss创世神!”

“是的,我就是创世神,你也想改变命运吗?”

创世神微抬下额,用它(因为不知性别先用它)只剩下眼白的眼睛盯着金问。

“当然...我还要打败你!拯救大家!所以,决斗吧!!”

“正和我意。”

“duel!”

“duel。”

而一旁一直被无视的格瑞躲(才怪)在草丛里暗中观察。

“这到底是什么游戏竟让金如此沉迷...趁着这个机会要好好看看...”

“先攻我拿下了!”

言罢金就从左臂的决斗盘中抽出一张卡来,嘴角勾起一抹微笑。

“我召唤召唤师【紫堂幻】攻击表示!当场上有【紫堂幻】时可额外附带【小斯巴达】作为召唤兽!再覆盖一张卡,回合结束。”

紫发的召唤师被召唤了出来,怯生生的喊了声,然后赶忙摆好姿势准备应战。

“哦?不错嘛。”

创世神绕有兴趣的打量着金,

“当然是比起那个白痴来说。”

不错个鬼啊!为啥召唤兽会有召唤兽啊!还有别用那种眼神看着金好吗我会吃醋的!(来自格瑞的吐槽)

“那么,我的回合。”

“我抽取一张卡牌,召唤【裁判球】攻击表示!发动裁判球技能【呼朋唤友】!每过一回合召唤一个裁判球并直接给予对手每次200点攻击!”

场上突然出现一只裁判球,对金买了个萌,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个喇叭来向着天空大喊了几声,于是天上...有掉下个球。

两只球同时对金发动攻击,一阵拳打脚踢后金满是不爽的被扣掉了400滴血。

“我覆盖一张卡片,回合结束。”

格瑞眨眨眼,盯着紫堂幻一直看,心中想着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货,但裁判球...是真见过。

“才四百!瞧我的!抽取一张卡片!我抽到的是【凯莉】!当场上有【凯莉】,手牌中有【星月刃】时可特殊召唤【星月魔女凯莉】,攻击表示!上啊!打爆他的球!”

卡哇伊的妹子伸个懒腰,对创世神眨巴一下眼睛,坐上向自己飞来的星月刃攻向裁判球,轰的两声裁判球爆了,飘出来的灵魂还不忘卖萌...当然创世神受到1000点伤害。

“哈哈!快认输吧!你赢不了我的!”

金张狂的笑,鼻子都快翘到天上去了。

“要是你这么想,可就伤脑筋了啊。”

创世神也笑了,

格瑞也笑了,看到凯莉他才想起来为啥那个叫紫堂幻的那么眼熟了,以前并肩作过战来着...但即使这样也不能对金为所欲为!

“我发动陷阱卡,【裁判球的报复】,从墓地唤回裁判球并恢复原来的表示!”

两只萌萌哒的裁判球又上了来了,并且身边还多了一个。

“这样条件就集齐了,我将三只裁判球同调!最伟大神秘的裁判长,出来吧!【丹尼尔】!顺带一提,我的手卡上还有【积木】这一武器,召唤【积木】!将【积木】装备给丹尼尔!【丹尼尔】可使用技能【代行神指】!破坏场上怪兽并给对方2100伤害!”

“纳,纳尼!”

但很快金镇静下来。

“我发动【胆小鬼的沉默】,其中一只怪兽可以在这一回合内不被破坏!我选择——【紫堂幻】!啊!!”

凯莉幽怨的瞟了一眼金,撇了撇嘴化为碎片,金的生命值也降到了1500。

“我的回合!抽卡!”

金看了一眼卡片,再次笑出声来。

“我发动【老骨头】!将【凯莉】从墓地救出,好的...这下我的条件也已经集合完毕!我将【凯莉】和【紫堂幻】同调,当绝望与复仇昏迷了双眼,而那时希望的光必将降临!出来吧!【格瑞】!!”

听到自己名字的格瑞下意识就想出来把金打包带走别在这丢脸,只是下一秒金场上出现的东西令他身体一僵。

谁能告诉他这个有着能亮瞎人眼的星星的自己是咋回事啊!
不他不承认这家伙是自己!

这么想着的格瑞又忍不住撇了一眼场上的【格瑞】,那个【格瑞】一脸冷漠的撩起自己的刘海,顺带对对方抛去一个挑衅的眼神。

格瑞的理智马上要到极限。

“就这样?”

创世神不屑的轻哼一声。

“【格瑞】才1500攻击对我的【审判长丹尼尔】根本构不成威胁!”

“当然不是,我再发动【烈斩·解封】装备给【格瑞】!【格瑞】攻击力上升至2300!上啊!击破丹尼尔!”

“哼,发动技能【同归于尽】,将对方怪兽一并带走!”

“啊!!!”

于是【丹尼尔】和【格瑞】华丽的退场了...

格瑞却是一脸懵逼的趴着,每次听金喊自己名字时都有种想扑上去打死他的冲动。

好吧先这样...看大家反应再写后续...(捂脸)

橙子我觉得你现在要不是在谈恋爱要不是在为考试做准备,但我感觉前者几率很大 @若橙混在北极圈

这就是你一连好几天不跟我聊天的原因吗!(哭唧唧)